招聘管理系统,人才库建设,招聘软件,ATS

       做企业要先人后事

        选人和选业务是企业的大事,而首要的就是选人。做企业要先人后事,而不是先事后人,即企业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人才去做事,没有合适的人,即使遇到再好
    的业务,也不要涉足。在选人方面,《将才》这本书的理念方法与我不谋而合——强调企业要先选对人,而后才能做对事。

        2020年春天,我收到行动教育的邀请,成为行动教育校长EMBA(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)的导师。我之所以愿意为中小企业的创始人传道授业解惑,一
    是因为我想践行自己的责任,把沉淀下来的40多年的企业领导经验和人生哲学总结出来,帮助那些正在追求梦想的企业家和管理者;二是虽然我与李践老师认识的
    时间不长,但他的奋斗故事深深地感染了我,我看了他的一些讲课视频,他清晰的逻辑和激情的表达确实很吸引大家。我也曾经几次到行动教育参观,每次都被行
    动教育的点滴打动。尤其是在人才培养方面,在行动教育学习的企业家不再互相称呼“××总”,而改为“××校长”,这意味着企业家是人才培养的第一责任人。

    所以,在一个流金烁石的夏天,为李践老师和杨静老师的《将才》一书写一个推荐序是合适的,我也是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一本好书。

       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常说:“你的人,就是你的企业。人不对,再怎么补救都没用。”可毕竟人才的脸上没贴着标签,想要把人选对,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其
    中大有学问。

        首先,企业家要有一个梦、一个愿景,要能够为国家强大、民族的复兴承担使命和责任。也就是说,企业家要有金钱以外的追求。很多企业家做到一定程度,
    金钱多少已经对他们影响不大。这时候,他们的动力更多不是来自金钱,而是来自理想、信念、责任、使命。

        其次,企业要选“精兵”。企业要有所为有所不为,集中优势兵力,毕其功于一役。所谓舍得之道,有舍有得,不舍不得。兵贵在精干,而不在多少。《将才》
    的观点是,选“精兵”要注重德、才、岗。我非常赞成这一选拔标准。人格厚重就是我们讲的“德”。但是人才不光要有德,还得有才。所以我在选人时看重两点:第
    一,人格厚重;第二,我希望他必须是“痴迷者”。

    什么叫“痴迷者”?从早晨睁开眼睛到晚上十二点,时刻都在想着工作。我不太赞成“这山望着那山高”的做法,因为做企业特别需要坚守的精神。然后,企业要选“
    强将”。“将帅”就是企业的领导层和决策层。“将帅”就像军队里的指挥部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

    其制订的计划关系到成千上万士兵的生命。企业在选“强将”时也要看厚重的人格。企业家要胸怀大局,知人善任,风清气正,全心全意为企业发展献计献策;对员
    工要宽容温和,心有大爱,先人后己;要让大家有安全感、亲切感、幸福感,心甘情愿地追随。我反对在企业里搞小圈子、搞低俗的拉扯、搞无原则的争斗,这些
    都和员工的幸福背道而驰。因此,“将帅”的选择标准是德才兼备,德要优先。小胜靠智,大胜靠德。

    最后,知人善任是企业成功的关键。实践告诉我们,企业经营不善往往和用人失误有关:一是用了不该用的人;二是用的人不能挑大梁,承担不起应负的责任。在
    用人方面,我主张用人要趁早,就是给那些有活力、有才华、有远大抱负的年轻员工更多锻炼提拔的机会。

    我原来做副厂长时是30岁,做一把手时是36岁,由于较早进入领导岗位,我学习和积累了不少管理知识与领导经验,为后来出任大企业领导打下了基础。所以,我
    也一贯主张对年轻人要敢用、早用,让他们尽早脱颖而出。年轻人一开始可能经验不足,但经验是在实践中积累出来的,早培养就早出经验和才干。有经验的领导
    者则要为年轻人把关,尽心尽力地带他们一程,不断提高他们的领导能力和责任心。毛主席说:“政治路线确定之后,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。”(毛泽东:《中国共
    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》,见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二卷,人民出版社,1969年。)

    没有人天生就会选人,有些人之所以能成为高手,很可能是被逼出来的。他们看的人多了,踩的坑多了,就会有更多的思考,明确选人标准;再通过刻意练习,把
    人看得更深、看得更真、看得更全。让平常被忽视的人才涌现是他们最大的动力。如李践老师所言,企业家即便阅人无数,也要持续修炼,要向“一眼看到骨头里”的境界不断逼近。

    企业不是缺人,是缺对的人。选人,重在选对。李践老师和杨静老师的这本《将才》,为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选对人的模型和方法。这本书有很多李践老师对企
    业“如何招对人”的真知灼见,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佳作,具有很强的可读性。